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时常将刘伯温心水论坛比喻成一条河流 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时常将刘伯温心水论坛比喻成一条河流

 

 
  时常将生命比喻成一条河流,把往事折叠成一段曲折的丘壑,时光的流水,是迢迢前去的逝者。也许正是因为水天赋的这般气质,总令人仿佛听到,生命原初的宁静清音,深远而空旷。
是什么,发源于碧山的深处,潺潺而逝,流淌过纵横交错的田间阡陌,滋养过瞬息浮生的万物生灵,最后将自己洗濯成一面纤尘不染的明镜?
是什么,无形无声,无色无味,遇剑则破,遇刚则围,澄明中却显博大,柔弱中却见风骨?
是什么,沾湿了荆轲刺秦的战衣,又浸透了曹植感甄的诗赋?
           
    水哉!
沿着雄奇的赤壁边缘,看那滔滔江水直扑断崖宏声如雷。苏子泛着轻舟随水而来,纵一苇,凌万顷,浩然御风,飘然独立。他长吟,大江东去,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,他感慨,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。孰应知,入世半生,只惜功业无成,然他满怀的壮志豪迈,一如这滚滚临江水
 
。人生如梦,雄心如浪,谁能知晓他内心的无奈辛酸.
          
站在阒静的濮濠之上,江边一蓑烟草,明月可掇。似乎已能听见,一阵茫远而悠长的呐喊,仿佛仙人在歌笑歌哭,由远至近,摇曳而来。似乎看见,一个翩然而洒脱的身影,平静如水的双眸,恬淡澄澈,无欲无念。庄周,你逍遥世外,参透自然深奥,你说,天下之水,莫大于海
 
,万川归之,不知何时止而不盈;尾闾泄之,不知何时止而不虚,因为你懂得,海洋尚且谦虚,更莫于人呢?正像北海之于河伯,如宇宙之于斥鷃。这般襟怀,能有几人?你就如同淡淡的濮濠之水,宁静,超然,飘渺.
漫步汨罗江岸,周遭一片虚无,徒然嗅到一股哀伤亡国的味道,呼吸欲颓。是流放的屈原,行吟泽畔,颜色憔悴,形容枯槁;然而渔父,神色泰然,莞尔轻笑。屈原悲吟,举世皆浊我独清,而渔父欢歌,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吾足。是的,屈子坚定
 
决绝,宁为玉碎不为瓦全,渔父随遇而安,看透红尘纷纷扰扰,究竟谁才是对?其实谁都没错,水洗濯他们的人生,亦荡涤其灵魂,无论怎样,他们都坚信水的纯粹洁净,谁能否认,屈子渔父,其人格不像水般的高洁清澈?
           
登山涉水,举杯邀月,诗意的生活是种清欢。李白一心豪放,藐昆仑,笑吕梁,对权贵皇亲更是不屑摧眉折腰,如此悠然旷达的人生,除了他楚狂人,真的难寻别二。“人间行乐亦如此,古来万事东流水”,不得不佩服他对历史、生命这般透彻的诠释,淡泊的人生需要一种睿智
 
而自由,如是境界,不正是水的境界?
     
<红楼梦>里说道,天下的水终归一处。古语有云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不同地方的水,或许也是不同的。然而,它们却保持了同样的本质,至柔至刚,至清至浊。这如同一个永恒的灵魂渗透在它们的血液里,繁衍流传,从古至今。
去漓江的时候,是在初一的暑假。天空格外晴朗,阳光折射到水里,那儿的世界仿佛是沉睡的水神睁开惺忪的双眸,清明可见。
       
“水皆缥碧,千丈见底”,吴均对水清的描写可谓妙绝,用在这儿却丝毫不夸张。光洁圆润的鹅卵石静静躺在水底小憩,墨绿的水草,慵懒的摇摇摆摆,午后的静谧恰似轻梦,恍恍如年。色彩明丽的鱼儿,灵敏轻盈地游弋,然而我们乘的竹筏,也像一尾游鱼一样穿梭江上,随水
 
前行。威尼斯有贡多拉,漓江有竹筏,实乃异曲同工,是水将不同的时空交融在一起。
坐着竹筏,抬头能仰望到蔚蓝纯粹的天空,那里亦仿佛是一条清浅的河流,一条流淌着的天江。然而我知道,真正的天江其实是银河,在离我们十分遥远的地方,我们永远也无法触及。低头,天上的世界映在了水里,朵朵白云成了盛开在碧水中的茉莉花,似乎闻到淡淡的清香。
       
摆渡的是个比我稍大的少年。少年的笑容安静而善良,如同这江水。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是那双眼睛。少年有双清澈纯净的眼睛,像温顺的鹿,仿佛永远也世故不起来。从他的双眼似乎能看见他同样清澈的心灵。他熟练地握着长竿操纵竹筏,给我们讲着当地的神话传说,和对
 
岸的少年对唱,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。不由地十分羡慕这个少年,在灵秀山水的怀抱中,生于斯长于斯,其本心也必定如同这山水纯朴善良,怪不得老子说,上善若水。也许,经年累月,这脉脉流水早已渗进他们的身体,随着生命一起世代衍传,在血管里同样汇成了一条不息的
 
河流。          
“野色苍茫接渭川,白鸥飞尽水连天。”
每次回故乡,都一定要去渭河边上,照我的外祖父所说,临水也是一种怀古。
打个比方的话,倘若漓江是个妙龄少女,温婉卓约,那么渭河就是翩翩君子,儒雅飘逸却又浩然英气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渭河的确是个孕生历史的地方,华夏发祥,炎黄诞生,八朝古都,丝路起点,如是如是。
每个古老灿烂的文明都离不开河流的哺育,水是生命的开始,生命的骨骼。
有种诗经的味道。河边的繁茂的芦苇摇摇曳曳,飞鸟从远方飞来翅膀抖落下种子,太阳和月亮轮流照耀在古老的土地上,种子长成了蒹葭,如同出生婴儿般张开双臂,在轮回的四季,它从嫩绿到墨绿,然后褪尽铅华,在河边站成一道道飘逸苍凉的剪影。没有笑容,它却是快乐的
 
。没有泪,它却格外凄美。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……”
佳人临水,男子在轻唱。“坎坎伐檀兮,置之河之干兮,水清且涟漪。”河边的伐木者,他们有直挺的脊背,铜色的皮肤,额头渗出晶莹的汗珠,从事着永恒的职业。苍远的天空下,他们脚踏黄土身临渭水,伐木,高歌,仿佛天地之间的神灵,铁斧成了手中驯良的兽物,他们挥
 
动铁斧如杂耍,片刻身后已是如山的木材,他们旁若无人,表演绝活,你可知这是生世流传下来的古老艺术?
              
站在渭河岸边,你会感到一股苍凉的古老扑面而来。川流的河水,无人的古津,丛生的百草,它们似乎都承载了无数文人墨客、圣贤尊卿沉思的目光,这些目光穿越了时空折射到现在,以至于周遭弥漫着或悲伤或豪放的气息。千里茫茫,渭河苍莽逶迤,波澜壮阔,流过山谷石崖
 
,仿佛盘古的血肉一般,成为了大地的脊梁。
伐木者在嘹亮地吆喝,酿酒师唱出苍老的歌谣,锄犁翻开了汉字的书卷,倘若你从文明的城市,跟随西风的苍劲、高粱的芬芳、牧羊人的歌声一路来到这浩浪之上,你会为生命的坚韧、无聊的慰藉而失色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渭河是芬芳的。古木的沉香,陈谷酒的醇厚,高粱的甘甜由风从很远的地方带到这里,浸润在渭水之中,衍生出宁静的味道。
渭河是五彩的。红色的高粱,苍黄的泥沙,葱绿的草木,雪白的羊群,青黑的彩陶被呐喊从更远的高原带来这里,在你望得出神时,渭河似乎成了一卷长长的画轴,如巴比伦王宫的壁纹,如敦煌墙上的古画,如清明上河图,东方古老的传说在渭河的流水中复活。
我们是伴着水长大的孩子,水的意境一直都蕴涵在我们心中,从幼种至树木,生根发芽,随着光阴的流转深入我们的骨髓。水即是世界,天地高迥,宇宙无穷,只有脚下的一川江河,能够洞穿时间和空间,亘古地流淌。
      

联系电话:0731-26815555    传真:0731-26815555    邮箱:26815555@qq.cn

地址:湖南省湘潭市北清路108号院用友软件园中区22号楼   © 2017 湘潭刘伯温心水论坛新能源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  网站建设:艾奕网